路見不平

,傳來了毆打的聲音。“停。”周億居高臨下的望著秋觴“秋觴,你爸媽都冇了,裝什麼啊?早看你不順眼了。如果你現在跪下,求我,我便叫他們停手。”周億端詳著趴在地上的秋觴,不屑的一笑,惹得地上的秋觴更抓狂了。“讓我給你下跪,嗬嗬,你給小爺我提鞋都不配!”秋觴吐了一口血沫,艱難的站起身子。如今的秋觴才初二,初三的周億都比他矮一個頭了。他一站起來就輪到秋觴藐視他了。“誰TM叫你站起來的?給我繼續打!骨氣硬是吧...-

昏黑的夜晚,一個窄小的過道裡,傳來了毆打的聲音。

“停。”周億居高臨下的望著秋觴

“秋觴,你爸媽都冇了,裝什麼啊?早看你不順眼了。如果你現在跪下,求我,我便叫他們停手。”周億端詳著趴在地上的秋觴,不屑的一笑,惹得地上的秋觴更抓狂了。

“讓我給你下跪,嗬嗬,你給小爺我提鞋都不配!”秋觴吐了一口血沫,艱難的站起身子。如今的秋觴才初二,初三的周億都比他矮一個頭了。他一站起來就輪到秋觴藐視他了。

“誰TM叫你站起來的?給我繼續打!骨氣硬是吧?”周億把秋觴推倒在地。

“你給我等著周億,我會整死你的”秋觴吼道。

“那,我很期待啊,給我打,打殘更好。”瘋了,都瘋了,周億瘋了,秋觴也瘋了。

“把他的臉給我挪過來”周億一個巴掌就給秋觴扇過去“啪”。“還不跪?”周億準備好扇人的姿勢,見不答的秋觴,瞬間就扇了巴掌過去。

寬闊的道路上一個少年正邊回家邊被英語,突然,傳來了巴掌響的聲音“遭了”蘇行聽到了秋觴和周億的對話“霸淩!”蘇行邊撥打110邊朝秋觴那邊跑。“嘟嘟~”通了。“泰達路街道11號這有一條過道,裡麵有人打架”蘇行迅速的說完剛好到拐角處,他一出去就能被看到,萬一被看到,又有可能也被打,所以他躲在拐角處偷偷觀察。

“你真想殘?”周億蹲下身,盯著秋觴。少年的臉上出現了許多血痕和淤青,嘴角溢著嘴唇破的血

-扇人的姿勢,見不答的秋觴,瞬間就扇了巴掌過去。寬闊的道路上一個少年正邊回家邊被英語,突然,傳來了巴掌響的聲音“遭了”蘇行聽到了秋觴和周億的對話“霸淩!”蘇行邊撥打110邊朝秋觴那邊跑。“嘟嘟~”通了。“泰達路街道11號這有一條過道,裡麵有人打架”蘇行迅速的說完剛好到拐角處,他一出去就能被看到,萬一被看到,又有可能也被打,所以他躲在拐角處偷偷觀察。“你真想殘?”周億蹲下身,盯著秋觴。少年的臉上出現了...